不知死活打一生肖

第七十四章

  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。若使民常畏死,而为奇①者,吾得执②而杀之,孰敢?常有司杀者③杀。夫代司杀者④杀,是谓代大匠斫⑤,希有不伤其手者矣。


[注释]

  ①为奇:奇,奇诡、诡异。为奇指为邪作恶的人。

  ②执:拘押。

  ③司杀者:指专管杀?#35828;?#20154;。

  ④代司杀者:代替专管杀?#35828;?#20154;。

  ⑤斫:砍、削。


[译文]

  人民不畏惧死亡,为什么用死来吓唬他们呢?假如人民真的畏惧死亡的话,对于为非作歹的人,我们就把他抓来杀掉。谁还敢为非作歹?经常有专管杀?#35828;?#20154;去执行杀?#35828;?#20219;务,代替专管杀?#35828;?#20154;去杀人,就如同代替高明的木匠去砍?#23601;罰?#37027;代替高明的木匠砍?#23601;?#30340;人,很少有不砍伤自己手指头的。


[引语]

  这一章讲老子的政治主张。他以为当时统治者施行苛政和酷刑,滥杀百姓,压制民众,其结果是,一旦人民不忍受了,就不会畏惧死亡。?#35828;?#33258;然死亡,是从“司杀者杀”的天道掌管的,但人间的君主残暴无道,把人民推向死亡线?#24076;?#36825;从根本上悖逆了自然法则。因此,从本章内容看,它是老子对于当时严刑峻法、逼使人民走向死途的情形,提出自己的批评与抗议。


[评析]

  有的学者在研究本章时这样写道:“老子经常讲退守、柔顺、不敢为天下先,这是他的手法。他对待起来造反的人民可是不?#25512;?#26159;敢于动刀杀?#35828;摹?#21482;是他看到用死来吓唬人没有用,所以才说出一句真话:‘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’过去有些人为?#25628;?#30422;老子敌视人民的凶恶形象,故意?#36947;?#23376;是不主张杀?#35828;模?#36825;是断章取义。”(《老子新译》)我们的想法是:在本章里,老子指出了人民已经被残暴的统治者压迫得不堪其苦了,死都不怕了,何必还用死来恐吓他们?如果不对人民使用严刑峻法,人民各得其所,安居乐世,就会畏惧死亡。在那种情形下,对于为非作歹之人,把他抓起来杀掉,还有谁再敢作坏事呢?他认为,应该把主观与客观两方面的情况考虑周全,并且采取宽容的政策,不按天道自?#35805;?#20107;,草菅人命,就会带来无尽的祸患。仔细?#26027;?#32769;子的本意,他并不是要用残酷的手段随意杀人。尽管在本章里我们见到好几个“杀”字,但并不是要杀害老百姓,这一点还是有必要分辨清楚的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?#24120;?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新濠天地 版权所有

不知死活打一生肖